>国际> 英雄人民和伟大时代的深情歌者

英雄人民和伟大时代的深情歌者

摘要:16年来,博览会的每一次闭幕都是一次欢笑的离别,各方期待着明年再相聚。他表示,在东博会的推动下,老挝等东盟国家与中国的合作日益密切。马来西亚国际贸易和工业部部长达尔·雷金表示,只有使各国都成为国际市场

歌剧《马向阳下乡》照片

歌剧《野火与春风对抗古城》照片

[文化观察]

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使我们整个社会从战争年代进入了和平建设时期,为我们的歌剧创作提供了和平稳定的环境。随着建国初期剧团的调整和“建设规范化、专业化戏剧艺术”政策的提出,北京、上海、武汉、哈尔滨等城市都设立了歌剧院。中国人民解放军三大司令部、部分合格军区和部分地方省市也成立了剧团或歌舞剧院,聚集了大批经验丰富、才华横溢的戏曲艺术家。然而,新中国沸腾的建筑生活极大地激发了歌剧艺术家的创作热情和灵感,为我国民族歌剧的繁荣和发展提供了极好的机遇。

五六十年代民族歌剧的辉煌

新中国成立初期的民族歌剧创作与《白毛女》的创作和演出的巨大成功及其基础意义有着天然的血肉联系。《白毛女》中所描述的革命斗争主题吸收了西方歌剧的有益经验和表现手法,它与中国民间音乐,特别是传统戏曲艺术的深刻联系,它浓厚的民族风格和雅俗共赏的艺术特色,对五六十年代民族歌剧的创作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1953年,《小二黑的婚姻》(由马可等人创作,田川和杨兰春创作)是马可继《夫妇识字》、《惯匪周子山》和《白毛女》之后的第四部歌剧。这也是中国第一部描写婚姻自治和反对封建包办制度的全国性喜剧。特别是《白毛女》音乐创作的积极和消极经验,使马克在剧中完美地运用了中国音乐的戏剧思维,这为《白毛女》奠定了基础,但却未能运用板腔思维形成一个大的结构。作曲家根据剧本的情节和人物,将歌剧的音乐风格和音调语言定位为“三刘海”(山西梆子、河北梆子、河南梆子)脱落(即鞠萍,俗称“莲花脱落”);在音乐发展的戏剧方式中,板型思维和歌剧结构被广泛运用于推动剧情发展,塑造剧中主要人物的核心咏叹调,塑造歌剧人物的音乐形象。剧中,萧琴的板腔咏叹调《碧空万里》描写了抒情主人公丰富复杂的心理层面,音乐风格简单自然,旋律优美,至今仍广为传唱。

1957年首演的民族歌剧《夏虹》(张锐创作,韩石创作),发生在土地革命后期的江西苏区。夏虹是这个地区一个普通的农村女孩。当红军撤出苏区向北抗日时,敌人通过胁迫、引诱和滥杀迫使夏虹说出红军的去向。为了避免不必要的牺牲,夏虹打算把敌人带到凤凰岭,红军在那里集合并消灭他们。夏虹被白人匪徒枪杀了。夏虹牺牲了前代班强咏叹调《凤凰岭下的红军》,这首咏叹调既伤感又激动人心,是整部戏中最著名、流传最广的咏叹调。

建国十周年之际,著名的民族歌剧《洪湖红卫兵》(由张静安和欧阳谦叔叔创作,杨赵辉、朱赫本和梅少山编剧)首演。故事围绕土地革命期间洪湖红卫兵和恶霸彭巴蒂安之间的生死搏斗展开。在音乐创作上,作曲家通过《洪湖水,海浪拍击海浪》和《无泪,无怨无悔》以及《看着世界劳动人民解放》这两首抒情短歌的戏剧性咏叹调,塑造了韩颖忠于革命、热爱家乡、热爱战友和亲人、勇敢面对敌人的女性英雄形象。1960年1月,该剧第100场演出在中南海怀仁堂举行。周恩来、陈毅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出席了剧院,并被其生动的情节和优美的音乐深深打动。演出结束时,周总理走上舞台,和所有演员一起演唱了《洪湖水,海浪拍击》。从那以后,一首歌“洪湖水,海浪拍击海浪”已经在全国各地演唱,至今仍是群众最喜爱的抒情歌曲之一。《不流泪,不悲伤》和《看着世界劳动人民解放》是民族歌手的必备歌曲和高等艺术院校声乐教材。

国剧《红珊瑚》(王西林、胡士平创作,赵忠编剧)1960年首映式,发生在东南沿海珊瑚岛解放前夕。在我们的侦察兵王永刚的帮助下,渔女珊姐和她的爱人阿青团结了渔民,勇敢地与渔民作战,与军队一起解放了整个岛屿。这部戏的音调材料主要来自河南地方戏剧。为了使整个戏剧音乐适应歌剧情节发生地东南沿海的音乐风格,剧中还使用了黄梅戏、越剧、东海渔歌、军号等音调元素。其中,《海风悲》是一首旋律低沉、情感深沉真挚、艺术感染力强的板腔咏叹调。

国剧《江姐》(由杨明、姜春阳和金莎创作,颜苏编剧)1964年首映式是根据烈士蒋朱云在小说《红岩》中的英雄事迹改编的。该剧的音乐素材来自四川民歌、印青、川剧高音等四川民间音乐音调,以及杭州檀黄、苏州平潭、浙江五局等江浙民间音乐音调。以民谣结构创作的主题曲《红梅赞》和《秀红旗》富有诗意和意义,曲调朗朗上口,首映后迅速在广大观众中传播开来。然而,用板腔思维和结构创作的《革命如钢》、《我把青春献给共产主义》和《五大洲人民一起欢笑》的核心咏叹调,揭示了江杰在不同戏剧情境下崇高的革命情怀和丰富的情感世界。1964年10月13日,毛泽东、周恩来、朱德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在人民大会堂观看了《江姐》的演出,并给予高度评价。

众所周知,延安秧歌运动和歌剧《白毛女》的诞生,掀起了我国新文学艺术史上的第一次歌剧高潮。新中国成立后,《小二黑结婚》、《夏虹》、《洪湖红卫兵》、《刘三姐》、《红珊瑚》、《江姐》等民族歌剧代表了民族歌剧领先、歌剧歌舞齐头并进的可喜局面和巨大繁荣。20世纪五六十年代,中国歌剧艺术达到了第二个高潮。

民族歌剧对其他艺术的回归

自20世纪60年代中期以来,由于复杂的历史和现实原因,也在“中国歌剧就是中国歌剧”的理论控制下,包括民族歌剧在内的中国歌剧创作取得了成功。然而,民族歌剧的成功经验和巨大的艺术魅力深深滋养了广大艺术家,并对当时及以后其他艺术门类的音乐创作产生了深远的反馈影响。最典型的例子是芭蕾舞剧《白毛女》的故事、情节、人物、戏剧冲突和大部分古典音乐,该剧来源于国剧《白毛女》。没有人能否认这个残酷的事实。

不仅如此,民族歌剧的成功经验也对当时的现代京剧音乐创作产生了反馈作用。其具体表现是在戏剧《智取虎山》、《海港》、《布谷山》的音乐创作中,专业性、立体化、戏剧性的思维、贯穿发展方法的主题以及中西混搭乐队的广泛运用增强了京剧音乐的时代感,丰富了其戏剧表现力。

新时期以来,王志信、吴小平、王佑贵、孟勇等作曲家创作的许多“歌剧歌曲”也体现了民族歌剧的反馈功能。从他们的代表作《兰花》、《孟姜女》、《木兰从军》、《牛郎织女》、《梅兰芳》、《虞姬》、《殷霸王》、《沂蒙山我的母亲之吻》、《竹泪》、《潇湘云水》、《水上姑娘》、《山寨小品》和《杜诗梅结了婚》中,我们可以看到民族歌剧运用板腔思维和结构创作主要人物核心咏叹调的成功经验,从而丰富抒情歌曲的戏剧内涵。

新时期民族歌剧的两面性

十一届三中全会后,中国进入了改革开放的新时代。在歌剧多元化的概念和生态中,中国歌剧和音乐剧发展迅速,产生了一批优秀的戏剧作品。相比之下,虽然只出现了总政治部剧团创作和演出的两部戏剧《党的女儿》和《野火燎原》,但整体思想艺术水平的高质量和广泛持久的社会影响,无疑使他们成为新时期民族歌剧的两位最佳表演者。

《党的女儿》1991年首映式(由王祖皆、张卓亚等创作)。和颜苏等的作品。)改编自同名电影文学的剧本。作为剧中的第一个英雄,田于梅经历了生与死的考验、叛徒的欺骗、同志们的猜疑和误解、骨肉分离的痛苦、阶级姐妹的痛苦、失去与党组织联系的困惑和焦虑、担心游击队被敌人困住的危机感和紧迫感等。在这些危机和磨难中,她经历了各种挫折以及血与火的考验,最终磨练成一名坚定的共产主义者。

作曲家将江西民歌的抒情因素与普歌剧音乐的戏剧性因素有机地结合在一起,创作出“面向北方,面向南方”的音乐风格基调,这不仅具有鲜明的地方特色,而且具有强烈的戏剧张力,同时也与扮演田于梅的彭丽媛的演唱风格相吻合。剧中有很多完整的咏叹调,如《火中有血,火中有魂》、《去找叔叔》、《生死与党心相连》、《千里春光满屋》。通过运用板腔的结构原理以及不同板组合和变化引起的戏剧张力,揭示了田于梅在不同戏剧情境下复杂的内心世界,从而丰富而生动地完成了田于梅音乐形象的塑造。

继《党的女儿》之后,总局剧团还于2005年推出了国剧《野火春风斗古城》(由王祖皆和张卓亚创作,孟兵创作,王小玲和孟兵创作)。剧本基本遵循了李英如同名小说的叙事结构、主要情节和人物关系,增加了现代年轻女性姚晨,从而实现了历史与现实的跨时代联系,更直观地揭示了该剧的当代意义。整出戏的音乐语言是以乐亭大鼓、河北民歌和北方歌剧的音乐为基础的。该剧的音乐表达系统是由大量咏叹调与抒情短歌和咏叹调交织而成的。特别是杨木的板腔核心咏叹调《云中的娘》,以细腻、深刻、诗意的方式描述了革命母亲丰富的情感层次和复杂的心理过程。它具有强烈的戏剧性和高度的声乐艺术成就,对我国民族歌剧咏叹调创作具有很大的创新价值。

新时期民族歌剧的强势崛起

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国进入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新时代。2014年10月,习近平同志在北京召开文艺座谈会,发表重要讲话,呼吁全国文艺界“以人为本”的创作取向,极大地激发了艺术家们对祖国、党、英雄、人民的歌颂和伟大时代的创作激情。从2015年版《白毛女》全国巡演开始,2017年文化部设立了《中国民族歌剧传承发展工程》,并向全国发布通知,评选民族歌剧重点配角。在过去的三年里,十多部民族歌剧被列为年度最佳配角,包括《马向阳下乡实录》、《青春之歌》、《宋茂龄之恋》、《只有爱才能成家》、《熊英》、《尘埃落定》和《沂蒙山》。除了“工程”,优秀的民族歌剧《余淼·鹿鸣》也应运而生。新时期以来,民族歌剧《一脉一传》的命运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许多优秀剧目在新时期强势崛起。

国剧《马向阳下乡》(由臧云菲创作,戴露、连海平创作)描述了科技扶贫的主题。这也是新世纪以来的第一部全国性喜剧歌剧。它的剧本、音乐和导演艺术都包含了许多幽默、轻松和滑稽的喜剧元素。它有观看戏剧的强烈效果。剧院经常爆发出热烈的掌声和会心的笑声。该剧在第十二届中国艺术节上获得了“普通话奖”。

国家歌剧《余淼·鹿鸣》(由孟卫东创作,国彩·薛作人)以中国诺贝尔生理医学奖和最高科学技术奖获得者涂有友为第一个英雄。通过生动的情节和动人的音乐,塑造了这位当代伟大女科学家的知识分子形象,她在表演之外才华横溢,才华出众,性情温和,意志坚强。后来,该剧参加了第三届中国歌剧节和“优秀民族歌剧秀”,赢得了观众和业内同行的广泛好评,为新时期以现实主义为主题的民族歌剧创作带来了新的风。这部戏获得了中宣部“五项一项工程奖”。

此外,国剧《尘埃落定》(由孟卫东创作,冯伯明、冯必烈编剧)是根据阿来同名小说创作的。从一个藏族酋长的第二个少爷的小说视角,生动而独特地展现了农奴解放是顺应天英人民的历史必然这一时代主题。国剧《沂蒙山》(由栾凯创作,王小玲、李许文编剧)以昂扬的基调展现了抗战时期沂蒙人民与八路军之间的生死深情。国剧《爱造就家》(由王远平创作,胡应明编剧)是根据湖北公安县福利院院长刘德芬改编的,刘德芬像父母一样尊敬老人,爱孩子已有23年。它显示了小人物的热爱。

总之,70年来,中国民族歌剧创作紧跟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步伐,以革命传统、美学理念和《白毛女》的成功经验为基础,进行了创新转型和创新发展,并以《小二黑的婚姻》、《洪湖红卫兵》、《江姐》、《党的女儿》、《野火春斗古城》等经典剧目谱写了自己辉煌的篇章。进入新时期以来,在习近平总书记文艺工作系列讲话的指导下,他充分调动了自己的高度创作激情和艺术天赋。通过创作和演出《马向阳的乡村之旅》、《游友友鹿鸣》、《尘埃落定》和《沂蒙山》等优秀剧目,他为英雄人民和我们伟大的时代深深歌唱。

(作者:朱祁宏,浙江师范大学特聘教授、2018年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大项目“新时期中国民族歌剧创作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