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一枯一荣”两大虚妄事件,揭示了《红楼梦》里贾府败亡的根源?

“一枯一荣”两大虚妄事件,揭示了《红楼梦》里贾府败亡的根源?

摘要:可以说没有这“一枯一荣”的两大事件,就没有大观园,也就没有小说《红楼梦》的存在。透过这一系列喧哗热闹的夸张表演,我们清楚地看到了贾氏家族败亡的根源。秦可卿去世后,给凤姐托梦,透露了贾家即将迎来一件天大

作者:刘勇

秦可卿奢华的葬礼和贾元春光荣的母爱是曹雪芹苦心经营和描写的两大亮点。它们也是小说《红楼梦》的关键情节。可以说,没有“一衰一荣”这两大事件,就没有大观园和小说《红楼梦》。

这两个重要的婚礼和葬礼,一个是铺张浪费,准备极度悲伤的荣耀;一种是火烹调油,花配锦缎。这不仅体现了贾庆林贵族式的奢侈与繁荣,也表明了贾庆林从繁荣走向衰落的切入点。通过这一系列喧闹夸张的表演,我们清楚地看到了贾家垮台的根源。

秦可卿是宁国府贾珍的儿媳妇,也是第一个死去的“金陵十二钗”。秦可卿只是一个普通家庭的女人,没有显赫的地位。然而,她的葬礼奢华程度令人震惊。它的规格如此之高,以至于全党动员起来就像一场全国性的葬礼。很奇怪,这样的葬礼如此不合常规。

尽管秦可卿的岳父贾珍因儿媳妇的去世而悲痛欲绝,但他表示将“尽一切努力”安排秦可卿的葬礼,并为此花费巨资。然而,这种浪费仍然有许多不合理的原因。

(秦可卿)

首先,身份可疑。

贾珍花了太监戴权1200两银子给他儿子贾蓉买了一张“吴品班龙卫”的短身份证。秦可卿突然成了这位官员的家人。但即便如此,她并没有获得如此崇高的地位。

其次,规模巨大。

宁国政府只邀请了100名佛教僧侣和99名真正的道教徒来送死。他们为秦可卿做了49天的佛法工作。葬礼那天,圣灵在方慧花园停了下来。在圣灵面前,另外50名高僧和50名大祭司被邀请在祭坛上举行仪式。葬礼车辆、轿子和各种各样的物品和设施被首尾相连地放置了几英里。

第三,规格超过标准。

前来参加葬礼的孙子、文武官员不计其数,东、西、北、南诸郡的国王都设立了道路祭品。要想能够享受高标准的国丧待遇,秦可卿怎么能呢?最不可思议的是,北京国王亲自参加了葬礼,这与他的身份不相称。

中国是一个礼仪之邦,贾家不能做任何他们想做的事,不管他们有多愚蠢和富有。秦可卿的葬礼是这样一件大事,在现实生活中不可能发生。因此,这些描写只能被视为小说家的话语,曹雪芹的写作方法超越了现实世界。它们是虚幻和夸大的,读者根本不需要认真对待它们。

事实上,曹雪芹自己也清楚封建社会对礼仪的严格要求。它也是关于葬礼的。贾敬的葬礼在宁国府举行时,曹雪芹特地发明了一道圣旨。皇帝为贾敬的“五品”职位立了一个遗愿,并授予他“朝拜和悬挂在下面的皇家宫廷”的特别许可。由此,我们可以看到,即使是任何可以参加任何人葬礼的人都有严格的法律法规。未经批准,他们胡作非为,这不仅招致公众的批评,甚至可能是一场毁灭和谋杀的灾难。

秦可卿死后,她给了凤姐一个梦,告诉她贾府将要有一个大喜事,那就是贾元春,袁太后,回家向她致敬。

这起事件的原因必须从袁春的丈夫,现任皇帝开始。皇帝了解皇宫里的妃子和有才华的人。他离开父母很多年了,他的亲戚们非常想念他。因此,他请求皇帝和太后准许他们在每个月26日进入宫殿,并允许他们的家人等待。当皇帝和太后得知此事时,他们非常高兴,同意了皇帝的要求。他还表现出特别的仁慈,并允许嫔妃回家表达敬意。因此,袁菲回到贾庆林家向她致敬是很自然的事。大观园建成了,贾家受到了表彰。

为了欢迎袁菲回家并向她致敬,贾家耗尽了人力物力,用尽了所有的奢侈品。就连袁菲也感慨“太奢侈太贵”。可惜如此宏伟的私人花园,元妃只呆了几个小时,就不得不离开了。当袁菲看到她的家人时,她忍住悲痛,说了一句非常奇怪的话:“那天带我去一个没人能看见我的地方,今天回家是很容易的。”可以看出,袁菲出人意料地进入了宫殿。宫殿自然是“没人能看见的地方”。贾庆林的父母当时很害怕,只有好话才能说服他们。

(贾元春)

从故事背后的发展来看,贾庆林的家庭被袁菲的母爱大大削弱,并逐渐衰落。值得注意的是,曹雪芹在解释袁菲母爱的起源时,涉及到皇太后和皇太后。纵观中国历史,只有少数几个朝代见过皇帝的出现。《红楼梦》诞生时,清朝还没有皇帝。

所谓的皇帝和皇太后准许袁菲做母亲的故事自然是不可能的。

明清时期,没有妃子和才子回家拜谒的制度。他们一进入皇宫,就像大海一样深。妃子和女仆没有回家表达敬意的自由。皇帝的妃子最多只能跟随皇帝进出宫门。如果他们能得到皇帝的批准并派太监在家迎接他们,这将是皇帝的一大荣誉。

看来这位元妃归宁只是曹雪芹而不是贾府做的白日梦。这是《红楼梦》的封面。

自从秦可卿奢华的葬礼和贾元春光荣的母爱之后,这两件事与贾庆林家族的命运有关,违背了现实,是凭空捏造的,曹雪芹的苦心写作是否变成了一场文字游戏?显然不是。我们可以通过避免贾庆林的隐瞒来找到他家族垮台的根源,这正是曹雪芹不敢说的秘密,因为他参与了政府,并想告诉我们。

曹雪芹首先指着秦可卿和她的宁国府。“秋吉的衰落和衰落都遵循尊重的原则,家庭事务的死亡是和平的首要罪过。”贾敬为首的宁国政府奢华奢侈。礼仪、正义、正直和羞耻都丧失了。猥亵的污秽在秦可卿被收集,这也在秦可卿的葬礼上被揭露。在这中间出现了宦官的幽灵,君主和官员的派系和派系的形成,以及失去国家尊严和礼仪的腐败。

再看袁菲,她对生活和婚姻的失望让人同情,但她的回家和母爱也象征着贾府的垮台。袁菲与贾府的交往与宦官的管理密不可分,对她不太可能的母爱的描述正是贾府秘密配偶政治的体现。这无疑违反了皇室禁忌。《红楼梦》第五集的判决说,袁菲“在从大梦里回来之前遇到了老虎”,表明贾元春介于“老虎之前”之间,就像一只掉进狼窝的羔羊,成为政治斗争的受害者。

《红楼梦》诞生于清初,这是曹雪芹反复强调的“末世”。当明朝灭亡、清朝繁荣时,从痛苦的经历中学习是痛苦的。强大的明帝国被宦官击败而无法统治。这是总结和回顾历史的有识之士达成的共识,也引起了清朝统治者的极大关注。皇宫角台厅前立着一块铁板,上面镌刻着禁止宦官执政的圣旨:“但是,那些违法、夺权、受贿、委托内外政府机关、交出成熟的中国官员、玩世不恭、说官员好坏的人,最迟将被处死,不会被授予荣誉。泰利这个钢铁品牌将被世界其他地方效仿。”。如果你看看清朝皇室的家庭法律,太监干涉政府事务意味着他将被处死。面对如此严苛的法律法规,贾家敢于与宦官私下勾结买卖官位。这不是自杀吗?

在《红楼梦》的最后40章中,贾府被洗劫的原因是贾元春之死,贾府失去了朝廷的支持。嘉禾、贾珍、贾琏、诱捕人命、放高利贷、勾结外国官员等。被揭露为最直接的犯罪。背后隐藏着血腥的宫廷权力斗争、配偶的丧失和贾家保护伞的崩溃。

总结明朝灭亡的教训,清朝的统治者也严格防范外戚的干涉。宦官独揽大权,外戚做政治工作,甚至强迫皇帝掌权,这在清朝很少发生。清末,宫廷制度日益腐败,慈禧太后掌权几十年。可以说,正是因为她的配偶,清朝才最终被摧毁。这对决心保卫家庭和世界的统治者来说,确实是一个魔法咒语和一个极好的讽刺。

曹雪芹在《红楼梦》中通过描述两个虚幻的事件揭示了贾府衰败的根源:秦可卿奢华的葬礼和贾元春光荣的母爱。它还预言了封建社会走向“世界末日”及其灭亡的必然命运。

[作者简介]刘勇,四川绵阳人,现任公务员。他喜欢写文学和历史。他的诗歌和散文发表在报纸和杂志上,出版了《文通平传》等书籍。

提示:如果你喜欢这篇文章,请转发和评论。

推荐:

在《红楼梦》中,贾琏的欺骗源于他没有儿子?

谁是《红楼梦》中最孤独的女人?